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专访娄烨一个导演如果一直考虑票房他就做不

发布时间:2019-07-07 18:34:31

专访娄烨 | 一个导演如果一直考虑票房,他就做不了太多

在等待采访的时候,有其它媒体的朋友告诉我,几乎所有见到本届FIRST青年电影节评委会主席娄烨,都会对他说,“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您的作品。”完全变成了影迷见面会。

有次我采访还在怀孕的陈妍希,身体原因原本显得有些疲惫的对话在我提到娄烨两个字之后彻底变成了迷妹之间的交流。她的眼睛里带着兴奋的光说一直都特别喜欢娄烨导演,哪怕只有一个小角色自己都接受。由于《风中有朵雨做的云》还在保密阶段她不能聊太多,但反复强调娄烨导演对待演员的方式有多么的不同,他的剧组有多么的神奇。

御用演员秦昊说不拍娄烨的电影浑身难受,郭晓冬说他一直都在等待娄烨导演再去找他。甚至同为FIRST青年电影节评委的范伟老师还在遗憾之前没有与他合作成功。

他的电影曾经让我真正看到光影艺术独特的魅力,甚至影响了我之后的所有观影体系和审美。

由于临时采访间只有一把椅子,我们两个坐在地上,娄烨导演看到,马上说那一起吧,这样舒服些。他本人有点害羞和敏感,话不多,也不是很爱聊关于自己的事情。但如果你提到梅峰老师,提到他身边合作过的人,他就会不自觉的微笑,好像与他们十分有默契并带着感激。

在采访过他的老师、演员、编剧、摄影、制片之后,我终于等到他。

采访过您的老师、演员、编剧、摄影、制片,终于有机会能够跟您交流。这次评委阵容其实包括从演员跨界到艺术的各个层面,如何综合大家的意见?会对自己喜欢的影片强势拉票吗?

娄烨:肯定每个人都会为自己喜欢的片子会努力争取,但是我们还没有开过会,只是分别投票。所以要等到开会讨论之后才能知道结果。我觉得主席工作就是充分让所有的人发言,然后做一个综合的决定。

那什么因素是您选片的关键?

娄烨:我觉得还是要看在整个的观影过程的感受,从自己的直觉出发。

这次有很多不同的风格电影,有一些拍得很大胆,有一些非常成熟但是比较中规中矩,您会倾向于哪种类型?

娄烨:这次的片子还没有特别出格的,都还比较正常。有惊喜,不过现在按照规定,我们还不能说。

从第六代导演之后,华语电影就再没有明确的第几代之分,这次看新导演的作品,有感觉到和当时你们最大的不同吗?

娄烨:技术方面要成熟很多,表达方面的话,虽然表达的东西是不一样的,但实际上表达的欲望都是一样的。

其实我自己在看片的时候觉得,他们的影像还是非常常规和基础的那一套,您觉得以后的视听语言会有更大的突破吗?

娄烨:我觉得会,现在拍片还是比较容易的,拿到摄影机就可以拍,所以提高还是很快的,也很容易做出全新的尝试。

这次电影节,有侯孝贤导演、王小帅导演做监制的作品,很多成功的艺术片导演也都给年轻导演做监制,我相信很多人也来找过你。为什么从来没有参与过。

娄烨:没有找过我,因为我之前一直在拍片,如果之后有计划的话可以考虑下。

侯孝贤监制的《强尼凯克》

很多和您合作过的演员都非常迷恋和你工作的状态,您觉得为什么演员们都那么爱你?怎么去调教演员?

娄烨:可能他们喜欢我之前的片子里一些做法,演员比较自由,拍摄现场比较开放吧,其实我也不太知道。我希望每个演员在我的剧组都能够发挥的更好一点,把他们本身有的优秀的东西呈现出来,这也是导演工作的一部分。

那你怎么去看到这些演员身上的潜质呢?

娄烨:比如陈妍希,她很漂亮,当时我们试了一下妆,大家都觉得非常好,很适合那个人物,而且她的表现确实也很好。

您早期的作品《危情少女》《周末情人》,还没有特别明确的个人风格,而是从《苏州河》之后才慢慢形成,这大概会经历怎样的过程?

娄烨:是有寻找的过程的,但是每部片都不一样。实际上《紫蝴蝶》就已经有了改变,它不是手持而是用了三脚架。这些需要很多的尝试才能够做到。

《紫蝴蝶》剧照

我知道应该很多人都说过非常喜欢《夏宫》的,上次跟梅峰老师聊,他说那李缇自杀那段戏是不是他写的,是您写的,为什么会那么安排?

娄烨:梅峰老师肯定知道,他的剧本在我的制作里只是一个开头,中间会有不断的调整,有时候我会请梅峰老师回来再加一些东西,或者是在剪接的时候可能还会找他过来看一下粗剪,再修改一下剧本。整个是一个这样的合作过程。我差不多是顺拍,我喜欢顺拍,所以大部分片子都是按照这样的顺序完成,再把剧本根据前面做一些调整。

梅老师说他写《浮城谜事》的时候看了很多今村昌平的社会学、人类学电影,比如《日本昆虫记》、《人类学入门》等等,启发他如何用社会观察的视角去描述人情伦理。您在创作《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的时候有集中看过哪位导演或者哪种类型吗?

娄烨:实际上这个剧本的开头也是梅峰老师写的,还没有公布。跟《浮城谜事》一样,当时工作的时候我们对日本电影有一个沟通,他说日本电影有一些传统和历史上的东西非常适合今天的中国,从结构和语言上,比如说我非常喜欢日本社会派,包括后面的深作欣二、野村芳太郎,这些导演我个人觉得更适合中国的制作。它是有亚洲性旳。所以这也是一种学习吧。

很多人谈到你还是会贴上“禁片导演”的标签,你是否接受?

娄烨:这不是我的事儿,但也是事实。差不多每部片子都有麻烦,实际情况就是这样。

那现在做新项目的时候会不会把过审看成很重要的一个参考的因素。

娄烨:过审对于每部片子都会是一个特别重要的环节,但这是后头的事。开始的时候我一直跟大家说把审查忘了,把市场忘了,把所有的东西忘了,先来把握这个故事,然后再找解决方案。

今年,络节目审核不断收紧,是否觉得这是一种倒退?这种大环境下导演的创作是否更加不自由了?

娄烨:当然。好像大家也都在谈这个事情。不过这也没什么办法。

您每部电影都有很不一样的摄影风格,您也是学美术出身的,而当下这个时代自下而上涌现了很多全新的视觉风格,已经有导演用iPhone拍电影了,也有导演模仿INS的滤镜,你有没有尝试融入这些新的视觉风格。

娄烨:其实《春风》是用pt150拍的,质量要远远低于iPhone,也拍了,也在电影院放了。我觉得这些都不应该是刻意的,它就是自然而然由你的资金、你的拍摄时间、你的拍摄方式共同形成的结果。我觉得这样可能更自然一点。我觉得我算是幸运吧,在那样的时候拍了那样一部片子,如果过了那样的时间,我可能也不能拍或者根本不想拍了。

《春风沉醉的夜晚》

梅老师说,我给娄烨写剧本的时候也觉得不要做导演,面对剧组那么多人头都大了,进入导演行业,成功的喜悦和挫败感都是匹配的,不是只有一种美好的情绪等着你。李安来北影讲座时就分享过这一点,说做编剧多好,坐在屋子里做各种蒙太奇尝试,多过瘾。您作为导演来说,最大的挫败感来自哪里?

娄烨:就是各种各样的限制吧,超过一定量的话你就会觉得是完完全全的失败感,实际上对影片也有特别大的影响。梅老师的《不成问题的问题》也碰到很多麻烦,拍完之后我们聊过一次,我说你看,这才是导演工作的开始。编剧写完就可以不用管了,但是导演就得带着这部片子,一直把它送到观众席。我觉得《不成问题的问题》非常好是因为它从一个电影教学者的角度给出了一些很重要的答案,告诉你电影应该回到什么样的状态,这是给目前的中国电影的很不容易的建议。

增加了商业元素,请到了很多明星演员之后,您有很认真的考虑票房这件事情吗?

娄烨:票房肯定会考虑,但是一个导演如果一直考虑票房,他就做不了太多的东西。导演工作与票房本身没有直接的联系。

金牌至上or淡化金牌肖天不应将问题对立化_女子水上乐园溺亡
苏州苏尔寿泵业举行奠基仪式_江苏2.247天小长假
今年首个登陆台风_软媒插图Android对iPhone步步
中国的复合材料旋翼制造技术或早已超越俄罗_王仕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