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露露娜卡的工作室 第五十章 给你一把断剑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8:15

露露娜卡的工作室 第五十章 给你一把断剑

露露娜卡将锅拿了起来,将锅底朝向了朱利叶斯,“你看,里面什么都没有。”

露露娜卡这话让朱利叶斯有点不高兴,“我又不是瞎子,看得到你给他喂了些什么。从碗里冒出来的那奇怪绿烟是怎么回事?看起来就觉得好恶心,这样的东西能喝进肚子里吗?”

“当然可以,图尔斯先生又没有肚子。虽然他认为自己还有肚子。”露露娜卡放下小铁锅,拍了拍图尔斯的腹部附近,图尔斯身上的半身甲被她敲得再次响起了喀拉喀拉的声音。“也许你可以自己动手检查一下,看他有没有把东西都给吃进肚子里面?我觉得他的肋骨上应该还挂着不少饼干的碎屑的。”

朱利叶斯用力摇了摇头,他才不会干这种事情。亵渎死者的遗体是一件不吉利的事情,更何况还是一具死后还活动过的骸骨,他可还没这个胆量。

“看来你不是很想这么做的样子,真是遗憾。”露露娜卡看起来有点可惜的样子,然后换了个话题。“我在铁锅里煮的东西,是安魂水,专门给像图尔斯这样的亡灵生物吃的……说吃也许不太对,这东西本来就不是喂骷髅架子的。一般来说,安魂水都是拿来洒在亡灵身上的。”

“圣水?”罗缪欧娜出声问道。

露露娜卡摇了摇头,“和圣水还是有点区别的,光是看颜色就知道了,这绿色的‘水’可没有圣水那么温和。生者喝下圣水也许没什么问题,但是你要是喝下安魂水的话,大概就不是闹肚子那么简单了。”

“我才不会喝这种看起来就很可疑的东西。”朱利叶斯马上反驳道。

对朱利叶斯的反驳,露露娜卡只是微微一笑,“是吗?不过等到真的饿得受不了的时候,你就不会计较那么多了。泥水可以喝,腐肉可以吃,只为活下来……你应该能明白这种感觉才对。在森林中捡东西果腹度日的你,是怎样想的呢?”

被露露娜卡这番话勾起了在森林中的回忆的朱利叶斯,脸色并不是很好。在遇上露露娜卡、乃至发生这一切之前,他确实是这样过日子的。

朱利叶斯一时沉默了下去,罗缪欧娜没有兴趣接话,一时之间气氛变得有些冷。露露娜卡将刚才的话继续了下去,“我说到哪里了?关于安魂水能不能喝这件事,不管是一般的安魂水,还是我制作的这个安魂水,都不是活人能够吃用的东西,不过对死人来说就不一定了。我制作的这个安魂水,对死人来说更温和一点,不是传统的安魂水和圣水那么刺激的东西——对他们来说,被安魂水或圣水洒在身上,那感觉大概就和活人被硫酸给泼过是一样的感觉。”

“但是他喝了下去。”罗缪欧娜说道。她和朱利叶斯、还有奥尔加和帕丁都看得很清楚,图尔斯将对他来说算得上是致命的东西给喝了下去,而且还是一碗接一碗地喝

,就像是在灌酒一样。

“当然,他喝了下去,不然他也不会变成灵体离开了。”露露娜卡点了点头,“这就是我这个安魂水不同的地方了。我一直都觉得,传统意义上的安魂水和圣水对亡灵这种生物来说,实在是有点不太友好了。被‘硫酸’泼在脸上的滋味如何,对此我也是有点体会的。”

罗缪欧娜皱了皱眉,她不知道露露娜卡说的话是真是假,还是只是单纯的开玩笑——如果她真的对被硫酸腐蚀身体这件事有所体会,那么她不该是现在这个模样才对。罗缪欧娜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女孩,那种腐蚀性的液体对人体的伤害非常大,如果被淋在脸上的话,那更是惨不忍睹的画面。

但是露露娜卡的饱满光滑,没有任何坑坑洼洼,不像是被硫酸灼烧过的样子。

是她说谎了吗?罗缪欧娜觉得她没这个必要。露露娜卡,一个谁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女孩——或者说,一个年龄不详的女人。

“为什么他会喝下你做的这个安魂水?而且看起来喝得还挺高兴的样子。”朱利叶斯指了指图尔斯。

“一些额外的材料,和多出一道的工序,让硫酸变成了美味。当然,这只是对图尔斯先生这样的亡灵来说。”露露娜卡答道,“我觉得我这个全新的产品很适合推广到饱受亡灵困扰的人家中。没有使用门槛,甚至不需要你有任何投掷的技术,只要在合适的地方放上一锅这样的东西,那么附近的死灵就会被这安魂水的味道吸引过来,接下来嘛,大概就是一大群的灵体出窍,离开那冰凉无用的躯体,去完成自己未完成的心愿了。这种好东西,我觉得还可以直接推销到像图尔斯这样的骷髅身上——既然能正常交流,那么自然可以打交道,买他们一点东西。”

“和死人做生意?”罗缪欧娜说道。露露娜卡总能说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话。

“没什么好奇怪的吧?既然有人能和魔鬼做生意,那么我和死人做一下生意,也不算是太坏的事情吧?比起根本不打算和你好好谈话的魔鬼,我觉得死人有时候老实到可爱了,根本不忍心去骗他们。”

“还会有下一个过来吗?”朱利叶斯问道。虽然嘴上说着自己并不害怕,但是他可不想再见到下一个骨头架子了,这样对睡眠可不好。只要想到身边每时每刻都会冒出一个亡灵,他也许就睡不着觉了。

“不会再有下一个了。”露露娜卡答道,伸手去摸了摸图尔斯的脸颊——或者称呼为面颅骨更合适。“不过这种事,又有谁能说得准呢?这死者森林的东部也许还有会动的骨头架子,也许图尔斯先生就是最后一个了。不管是哪种,都有可能。”

又过得一会,奥尔加和帕丁回来了车队这边,告诉露露娜卡地方已经准备好。露露娜卡让两人带走了图尔斯的遗骸,但是留下了图尔斯的双手剑。

“图尔斯走之前说过,他没什么好回报我的,心有愧疚。其实这是完全没必要的。”露露娜卡拿起图尔斯那满是铁锈和青苔的断剑,“报酬的话,就在这里了。虽然难看了点,但是灵气很充足,是非常棒的材料。”

“武器应该陪着一个战士下葬。”奥尔加说道,看得出来他对露露娜卡要拿走图尔斯的武器的做法有点意见。战士分很多种,有人对武器仅仅只是当作工具对待,也有人把武器当作了自己最重要的同伴、朋友甚至亲人。奥尔加的话,属于这两方的中间那个位置的人,多年的游历让他手中的武器换了又换,但是也正因为如此,他很珍惜每一把拿在手里的武器,那是自己性命的保障,是和自己生命同等重要的存在。

“一般的话是这样的。”露露娜卡说道,并没有放下图尔斯的双手剑的打算,还挥舞了几下。“但是这把剑不行,我拿来有用处。既然有用处,那么就比埋进土里要好。考虑到接下来的用途的话,我认为图尔斯先生也会赞成的。”

露露娜卡只说她留着这断剑有用处,却不和别人说有何用处,也没有说图尔斯为何会赞成。但是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那么就没人能改变她的想法,而这里也不存在能这么做的人。

在奥尔加和帕丁将图尔斯的遗骸带走后,露露娜卡将断剑递给了朱利叶斯,朱利叶斯一脸迷茫地接下了这把连拾荒者都不会想要的东西。

“这个也交给你了,想当英雄的话,多背一把断剑,我想不是什么问题吧?”露露娜卡说道。

牡丹江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湘潭治疗龟头炎费用
佛山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牡丹江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湘潭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