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诛天凌九重 第六百一十章 你为何而持剑?

发布时间:2020-01-17 02:03:18

诛天凌九重 第六百一十章 你为何而持剑?

本站收录的所有均由本站会员制作上传,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本站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你的作品会损害你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确认后会立即删除。

本站仅提供存储空间,属于相关法规规定的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络服务提供者,且未直接通过收费方式获取利益,

适用于接到权利人通知后进行删除即可免除的规定。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中文AllrightsReserved版权所有执行时间:0.394447秒

ICP备案号:湘B互联出版资质证:新出证(湘)字11号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文[2010]129号

在青白骨话音落下的刹那,任图影身形闪烁间便已消失不见,待青白骨再次看去时只看到一道残留的剑光停留在前方一个骑士的脖子上,后者已经生息全无。

“好快!”青白骨目光一震,心中激动,自然是不甘落后,也迈步闪了出去。

五层楼高的客栈,两人一跃而下,吓得几个卖油条的小贩连油条都不要撒腿就跑。

紧随其后,一群骑士也都纷纷追上,速度竟也不慢。

吉忆南早在之前就通过传讯护腕收到了消息,此刻正在等候猎物上钩,带领一批从位面法院总部带来的精英骑士迅速从另一个方向围上去截杀。

“任图影,这次你一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吉忆南心中一片寒意,龙虹枪紧握在手,如星丸般弹跳在屋顶。

紧跟他之后的雯瑶也是满心杀意,想起先前的事,她的恨比谁都要来的强烈。

身在急速奔跑中,青白骨问任图影:“偶像,我们现在去哪?”

“海极!”

“好!”青白骨没有多说,对他而言,到哪里都是历练。

早就守候在幽堡四周的骑士此刻也都收到了命令,皆是神情振奋,进而各队长带头全力赶往吉忆南所在的方向,欲来个四面围杀。

想起马上就要抓到院长亲自下令抓捕的僵尸王转世者,人人都跟喝了壮阳酒似的有干劲,就巴不得任图影马上出现在自己面前,然后就干…他,狠狠的干…他!

任图影自然是有所心理准备,在不躲进开天空间的前提下,要溜出这里就必须要面临一场鏖战,但为了早点帮梦舞妖娆找到冰灵果和找到李逼凌飘雪二人,他觉得时间不能再耽搁,况且老往开天空间里躲也不是个办法,这不符合自己的作风,哪怕是死战,亦要面对!

既然放出了话说吉忆南带多少人就杀多少人,那就一定要做到,闹,就要闹的彻底一点。

在到幽堡的传送石广场后,他放慢了速度,看着前方似乎通往天穹的空间壁障,心知这是到了天极的边缘,进而目光扫视着前方数十个对自己虎视眈眈的骑士,水月间一伸,不疾不徐的走了过去。

随着他每一步走出,一头黑发慢慢变得雪白,双眼也渐渐变成绿色,瘆人的绿光从中透露,就如一尊死神。

在看不到瞳孔的绿色双眼中,忽然显出一抹血红,进而五道芒纹的画曈悄然浮现。

在他身侧,青白骨表情严肃,眼中满是如鹰隼般犀利的精光,缓缓褪下大衣收进纳物戒指,虽然他是青风庄的公子哥,从小都被教育不要和位面法院为敌,并且此刻看到这么多修为不低于自己多少的骑士他也有些心慌,却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但在他心底深处却有一抹火热,看任图影气定神闲、从容不迫的样子,他也渴望自己能变得跟他一样。

“这种淡定,好像是看淡了一切,他到底经历了什么?”青白骨看着任图影侧脸,心中暗叹。

“江湖,剑,尸骨,无所畏惧,傲视天下,这就是他么?”

“他的年纪不比我大,为什么我就不能跟他一样做一个踏浪而舞的剑侠?我持剑,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就仅仅是为了好玩?”他心中自问,蓦然就觉得自己在任图影面前有些惭愧,却是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为何而持剑。

这时任图影停下脚步,回头看了青白骨一眼,“后悔么?”

“后悔?”青白骨满脸茫然,完全不知任图影为何会出此一问。

任图影:“从你视我为偶像的那一刻起;从你杀第一个骑士的那一刻起,这条路你就注定没法回头。”

青白骨摇了摇头:“我不后悔。我知道,你是僵尸,而且还是画氏一族的人,更是僵尸王转世,乃天下之敌,但是从我决定跟着你的那一刻我就下定了决心,我一定要摆脱家族的控制,做一个跟你一样自由自在、独当一面的剑侠!”

他苦笑道:“但是现在看着你我才意识到我注定不能成为一个跟你一样的剑侠,因为我不明白我为何持剑,因为我心中有些害怕持剑去杀这些骑士,因为我发现我只是对剑有种热爱。”

“你不是说你想要摆脱家族的控制?不是想要自由自在的生活?”任图影淡淡的道:“如果这真是你心中的真实想法,那这就是你持剑的理由。用你手中的剑,去创造你心中想要的一切。”

“而且,你没必要模仿我,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须知真正的剑客是独一无二的。”

“你有属于你自己的剑道,我也有,所以你何必要做个跟我一样的剑客?”

“既然要做,那就做你自己!”

青白骨闻言心中猛地一沉,似乎有一扇门被打开,一切的迷茫迅速变得清晰起来,重重的点头道:“我明白了!”

“十年磨剑,一孤侠道。一个侠,从他心中开始有执念的那一刻起,那就注定他的道是孤独的。”他扬起手中的青虹霸武指着前方,“此时此刻,我就只想要活着走出去,这就是我心中所想!”

此时已经离那群骑士只有十步距离,只见任图影骤然一步掠前,“心若寒铁,剑试天下!”

青白骨长剑闪亮,也是一步掠了上去,但他却并没有使用青虹霸武的融合剑招,而是自身所学的剑招,只见他长剑如风般扫出,犀利的剑气如是狂风逼近那群骑士,“霸武剑!”

相比于任图影,他的出剑套路要花俏的多,而且速度也比较慢,但他讲究的并非是快,而是势。

任图影的纵横剑法讲究的就是快、狠,在出剑的那一瞬间没有丝毫气势,令人难以察觉,直到中剑后才会察觉到其中惊人的势。

随着一片刀光剑影,一抹抹鲜红在虚空中抛洒。

两人就如收割生命的死神,在人群中纵横飞舞。

片刻之后。

任图影已经开出一条血路,见此情形,青白骨连忙踩着几具尸体冲上去支援,一剑斩掉一个骑士踢来的腿,道:“偶像,我们走!”

两人的目的并非是和这些骑士拼命,而是逃离此地,此刻开出一条血路自然不会迟疑,一步就踏进了传送石扬长而去。

吉忆南的到来还是晚了一步,到时只看到满地尸体,皆是被犀利的剑气一击致命,轻快利落。他有所印象,这正是任图影的纵横剑法,只有他的剑,才能造成这种伤。

雯瑶满脸狠意的看着满地尸体,道:“阿南,我们还是晚了一步,让他给逃了。”

“无妨,继续追。”吉忆南声音低沉,显得有些可怕。

“青白骨为何会跟任图影搅在一起?要不要通知青风庄?”雯瑶满眼思索:“另外,任图影的剑法来自于云顶澜山的纵横剑派,我们要不要找纵横剑派问问情况?”

“不了!”吉忆南转身说道:“我不屑以这种方式去对付他,要抓,就要亲自将他抓住!”

“所有骑士听令,以最短的时间调整状态,继续追!”

……(未完待续。)

福建省立医院怎么样
紫金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广东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聊城治白癜风医院
陕西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