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破解中华鲟繁殖密码

发布时间:2019-08-15 11:07:18

破解中华鲟繁殖密码

轰动一时的“7·17巨型中华鲟”自去年成功获救至今已经近400天了。目前,这条“7·17中华鲟”还没有放流,它还好吗?

刘鉴毅,这个救治过包括“1·18中华鲟”以及“7·17中华鲟”在内的中华鲟的专家,用了十多年时间破解了中华鲟繁殖密码。 而如今,他仍在探索。近日,作者走进了他的内心世界。

现在的“7·17中华鲟”

还未放流,一年“肥了”85公斤

38摄氏度的天,27摄氏度的水温。

位于嘉定区的长江口中华鲟保护基地内的一个300多平米的控温大水池中,只有一条大鱼——去年被误捕的“7·17中华鲟”。这是它的“豪华套房”。

刘鉴毅和工作人员穿上了下水裤。与往常一样,刘鉴毅下意识地将背带再用力提了10公分,下水裤的边沿与他的胸部相齐。“刘老师,您怎么把裤子提那么高,好滑稽呀!”刘鉴毅只是笑一笑,因为他深知,下到1.5米深的池子为中华鲟治疗时,稍微一动,水很可能就灌进他的衣服裤子里,他吃过太多次水倒灌进衣裤的苦了。

刘鉴毅下水了,慢慢地走近鲟鱼。在光线的折射下,这条3.37米长的鲟鱼显得更加巨大,它像一艘巡游的小潜艇。刘鉴毅下意识地退后了几步。

其他几个工作人员扛着大担架,另外几个开始“夹道”中华鲟,试图将它往担架这里引。他们每天都要帮中华鲟灌食。

这条鲟游得太快了

,以至于旁边的小伙不得不提速,但毕竟不是鱼,能走不能游。好不容易将鲟鱼引进了担架,刘鉴毅和6个小伙一起将它翻过来。“好重啊!”刘鉴毅说。“它现在是360公斤。小心啊!”在池子边上的保护处陈锦辉叫道。而事实上,一年前,这条鲟连275公斤都没有。

2007年7月17日,这条雌性中华鲟被吊上了卡车,在众人的簇拥下,从金山山阳附近水域运到了长江口中华鲟保护区嘉定基地。“这是上海迄今为止救治的最大的中华鲟个体。比上次的那条还要大。”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东海水产研究所的专家刘鉴毅说。他说的“上次那条”是“1·18中华鲟"生生"”。7月17日,正好是“生生”救治成功放流一个月的纪念日。

“刚来时,这条鲟鱼全身有严重的片刮伤;骨板基部、腹部严重充血、尾部也有较重的擦伤。”此时刘鉴毅抓住了中华鲟的胸鳍,这样它不会过分挣扎。一旁的人将一根软管插进它的食道直到胃部,一根大管子里的鱼肉浆就直接灌进了中华鲟的体内。这一年来,它不但康复了而且已经被灌成了一条肥鱼,重了170斤。现在只是被作为课题取样研究。

“野生中华鲟总是不肯主动在人工环境下进食,只能靠灌食进去。中华鲟岂是池中物?它终究是要放回自然的。”灌食完毕,刘鉴毅与其他小伙小心地将中华鲟翻回来。“啪哒”鲟鱼如同箭一样游了出去。

曾经的“1·18中华鲟”

第一时间救治中华鲟,他差点被淹死

看着“7·17中华鲟”欢快地游着,刘鉴毅高兴极了:“"生生"在大海里一定和它一样快乐。”

2007年1月18日,横沙岛。

两名渔民捕蟹苗时发现渔有异动,拉上来竟然是一条3.35米长的中华鲟。它的尾柄、尾部大面积刮伤,部分臀鳍、尾鳍露出鳍条骨,全身多处正在流血。

上海市长江口中华鲟自然保护区管理处接到通报,马上通知东海水产研究所,所里派出刘鉴毅作为唯一一位中华鲟抢救专家前往现场。

刘鉴毅并未料想到,除了半年后的“7·17中华鲟”外,1·18中华鲟是近20年来上海地区捕获的最大一条活体中华鲟;他更不曾料想到,整个救治过程一波三折,惊心动魄,竟然长达151天。

刘鉴毅是2007年被引进上海的,之前他在长江水产研究所工作了20年。而接触中华鲟却只有11年。“一开始是做中华鲟的人工繁殖,第一次救治中华鲟是1999年,对刚捕上岸受伤中华鲟进行救治,恢复体质后进行人工催产。”而让刘鉴毅真正成名的,是2005年将450斤的中华鲟女王首次成功运往北京海洋馆,刘鉴毅是此项目的技术负责人。

1月18日的长江风高浪急,尽管隔着套鞋和防水裤,刘鉴毅还是感到寒冷刺骨。面对着这条已经脱水40分钟的中华鲟,第一个跳入船舱的刘鉴毅此刻心里阵阵发凉:中华鲟身上85%的黏液已经脱落(相当于人体重度烧伤),全身27处新伤,5处老伤,腮动频率也低得可怕。

“已经没有时间运来运去了!再不抢救这条鱼就完了!”刘鉴毅吩咐工作人员赶紧租用一艘小船临时搭建起了“野战医院”。

400多斤的中华鲟已经没有力气,它竟然被刘鉴毅一人翻过来了,“正常大型中华鲟要近10个小伙子才能翻过来。可见它的伤势有多重。”

翻过来后,刘鉴毅开始清洗伤口,对其注射消炎药、维生素和ATP(一种可以直接吸收的营养液)。此外,刘鉴毅在它的伤口处和粘液脱落处涂抹红霉素药膏。忽然鲟鱼甩动了一下尾巴,一下打到刘鉴毅的脸上,把他的眼镜打掉了,眼疾手快的刘鉴毅一把将眼镜抓了回来却不料风浪雨中的野战医院已经倾斜70度,差点将他打落到长江冰冷的水里。“如果那天掉下去肯定死了。”刘鉴毅事后才感到害怕。

曾经的失败

抢救两条稀有巨鲟失败

经过5个多月的全力抢救和悉心照顾,2007年6月17日,这条被命名为“生生”的中华鲟终于放流了。

然而回想起失败,这个中华鲟专家感慨不已。最惨痛失败是在2004年的时候救治“中华鲟王”的时候,那时刘鉴毅还在进行中华鲟人工繁殖,他和其他同事将这条864斤的巨鲟放在养护池里。由于那年冬天异常寒冷,加上该鲟已经29岁,属于高龄产妇,两个月后就躺在池子里不动了。刘鉴毅检查再三,确诊它已经死亡,身为人父的他竟然流出了眼泪。后来只能用另外一条“中华鲟女王”代替“中华鲟王”运到北京海洋馆,刘鉴毅担任了此次活动的技术负责人。

还有一次,在宜昌捕获了一尾雄鲟运到荆州基地。“这几年雄鲟一直难捕获,人工繁殖能不能成功全看今年能不能捕获雄鲟。现在性别比例失调很严重,有一年是雌雄比例是19:1啊!”刘鉴毅深知这条雄鲟的珍贵。然而这条雄鲟最终还是没有存活,它死于钩伤。“捕获它时腹腔被滚钩钩穿了,当时没有注意到,只做了简单处理,要是早知道就好了。”说到这里,刘鉴毅的声音有些哽咽。

让刘鉴毅吃惊的是,在“生生”放流的一个月之后,一条更大的中华鲟被捕获了。

2007年,中华鲟的多事之年。中华鲟成鱼的伤亡十分异常,从2006年末至2007年,长江流域共有13尾中华鲟伤亡。其中有6起确定中华鲟是被螺旋桨绞死,有4起是中华鲟误入人工设置的渔中。此外,截至去年末,长江口中华鲟保护处崇明临时基地共监测到14尾中华鲟幼鲟,相对2006年,这个监测数据急剧衰减了近43倍。

面对这样的数据,刘鉴毅痛惜不已。

现在的研究

中华鲟盼能实现“子二代”繁殖

说起来,刘鉴毅和中华鲟结缘倒也是和人工繁殖有关。1998年刘鉴毅在中华鲟繁殖遇到很大难题下被邀请加入攻关。

刘鉴毅是那种遇到挑战就会亢奋的人。为了让自己的研究有所进展,他奋战了无数个日夜研究资料,询问专家。这也为他日后改进了中华鲟人工繁殖的方法提供了可能。

据了解,上世纪50年代是学前苏联的,杀鱼取卵。一条好好的中华鲟产完卵就这么死了,怪可惜的。上世纪80年代人们催产中华鲟鱼产卵是硬挤压,这样会给中华鲟带来很大的痛苦和伤害,产完基本死亡。刘鉴毅就改进催产产卵方法,把巨型中华鲟放到垫有柔软物质的产架上,对着中华鲟腮冲水,并且按照华尔兹的节奏轻轻按压。以前要累计几个小时才能排完的卵在“彭擦擦”的旋律下被“压缩”到了半小时不到,对产后中华鲟康复起到积极作用。

靠着长期的努力,刘鉴毅发明了“中华鲟的人工授精稀释液和授精方法”,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由于精、卵质量下降受精的难度太大,我们这样的话可以将精子激活,提高受精率。”刘鉴毅十多年来在中华鲟人工繁殖和增殖放流方面做作的重要贡献,2007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008年至今尚未有大型野生中华鲟意外死亡的消息,这让刘鉴毅颇感安慰。但是,“人工生态条件下成功繁殖中华鲟子二代”的构想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浮现。“如果我们哪一天不依靠野生中华鲟亲本资源,直接使用人工养殖子一代成功繁殖出子二代,那才是真正能将这个物种保护下来。但是要打破中华鲟在大海育肥,在长江产卵的繁殖习性,这个困难可想而知。”刘鉴毅说。

背景

中华鲟,是至今已有一亿四千万年历史的古老物种。早在公元前一千多年的周代,人们就把中华鲟称为王鲔鱼,生活在我国近海、长江流域、珠江流域,被称为“水中大熊猫”。

去年,“1·18中华鲟”的获救成功以及“7·17中华鲟”的获救成为了社会广泛关注的焦点。然而,巨型中华鲟在这一年中出现了频频误捕的怪象。此外,据连续五年权威部门的统计,中华鲟已存在严重的雌雄比例失调,雌雄比例在5:1到10:1之间徘徊。

中华鲟究竟怎么了?

薏芽健脾凝胶小儿脾胃虚弱的症状小宝宝上火便秘怎么办

肚子不舒服呕吐吃什么
水土不服便秘吃什么最好
幽门螺旋杆菌感染途径
心脑血管疾病的高发人群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