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第一仙皇 第195章 顾长生的选择

发布时间:2020-01-17 01:56:31

第一仙皇 第195章 顾长生的选择

到了顾千愁房中,风羽问道:“什么事呀,”

顾千愁道:“公子,在你走后,天秀宗的人來了好几次,”

什么,风羽吓了一跳,天秀宗的人來二元干什么,该不会是自己被发现了吧,

随后风羽否定了这个猜测,要是他被发现了,二元肯定被拆了,怜儿也不会好好的在楼上,

短暂地思考一番后,风羽道:“天秀宗的人來干什么,”

顾千愁道:“好像是找您有事,”

看风羽样子有些不对,顾千愁道:“公子和天秀宗有仇小的知道,”

“起初,小的也是说你不在,不做生意的,但是,”

风羽一看顾千愁的眼神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了,

风羽道:“但是,他们给了你很多灵石,而且他们很强势,你推都推不掉是吧,”

顾千愁笑道:“公子,什么事都瞒不过您,他抬手就给了我一百块中品灵石,他还说,若是您能接下这单生意,先付一万中品灵石,若是事成,再付一万”

风羽有些恨铁不成钢了,“一百块中品灵石就把你给收买了,少说也要二百五呀,”

啥,风羽刚刚准备喝口茶再说顾千愁几句,下一刻风羽口中的茶全部喷到了顾千愁脸上,

这可是真正的滴水不漏,

风羽惊讶,“你说多少,一万首付,

顾千愁回到道:“是的,一万首付,”

顾千愁心里有些不爽了,刚刚还嫌我接了这单生意,现在自己都吓傻眼了吧,

看你还怎么说我,这可是一万块中品灵石,能换成一百万块下品灵石,

一个中等家庭一辈子吃都吃不完的数字,怎么,傻了吧,还说我,

顾千愁的表情,风羽全看在眼里,本來他确实是被那一万块中品灵石给雷到了,

风羽斜着眼睛,看向顾千愁,“老顾呀,”

顾千愁总觉得风羽这声音有些不对,连忙答应道:“诶,公子我在,”

风羽道:“是不是别人开口就是一万块中品灵石,然后你就傻眼了,连价钱都沒谈就答应了,”

是啊,沒谈价钱,顾千愁的脑袋就像被风羽敲了一记闷棍一般,头晕目眩,

顾千愁沒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别人开价就是一万中品灵石,肯定还可以谈的更高的,

风羽继续道:“老顾呀,是不是别人只开了个价码,你啥都沒问就答应了,”

顾千愁依然点头,

这个顾千愁也突然惊醒,别人是答应给一万中品灵石,可自己有命拿么,

风羽道:“至今为止,是不是别人只给了你一百块中品灵石,你把自己的底细全掏出去了,”

顾千愁满头大汗,的确是这样,

家底全被对方摸清楚了,这样一來,自己就会被别人吃得死死的,

难怪自第一天那个人走后,他每次过來都问武主在不在,

原來是他已经知道二元做主的是自己面前的武主,沒有在找自己谈的必要了,

顾千愁在想清楚后,正色道:“公子,属下知错,还请公子责罚,”

的确,顾千愁已经意识到,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给风羽惹了一个大麻烦,

风羽挥挥手,“你无需多心,这个生意即使你不在我还是会接的,”

废话,这可是超出一万块中品灵石的大生意,我现在这么缺灵石,可能会放弃这个大捞一把的机会么,

风羽看了顾千愁几眼,今天他的这几句话似乎是说重了,

但是风羽觉得这次如果不说重一点,下次顾千愁还可能会犯同样的错误,

届时,如果自己刚好不在,他和怜儿都可能会掉“坑里”,

顾千愁现在才真正紧张起來,开口就是一万块中品灵石,这个风险实在是大呀,

他看向风羽:“我说公子出去办事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來,那个人每天便过來一趟,”

刚刚风羽回二元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风羽道:“今天那个人是不是來过了,”

顾千愁道:“是的,”

风羽抬头看了看天花板,“那好,我再去看看你儿子,”

阴暗的小屋子,一闪一闪的魔法阵,风羽再次给顾千愁的儿子聚了一次毒,

每次聚毒都会让他的儿子好受一点,暂时沒有毒力发作的痛苦,

每次风羽看到那个孩子样子的时候,心中都不由得涌出怜悯之情,下毒之人太狠了,

这孩子能靠自己的意志力活到现在,完全是一个奇迹,

在闲谈中,风羽知道,这个孩子的名字叫顾长生,

本意就是希望这个孩子长生不死,快乐不死,

但事与愿违,这个孩子在蜡烛芯的折磨中已经度过了十年,

风羽在思量着,这种毒,按照那个医毒双圣冷七杀留下的万毒纲,这个毒有些麻烦,

解蜡烛芯有两种办法,第一种,就是找出一个修为盖世的人物,强行运功祛毒,

不过,这种办法让风羽有些想笑,天底下任何一种毒,只要修为足够高都可以逼出來,

至于另外一种办法,那就是以毒攻毒,

首先,凑齐这些毒药就是一个问題,

其次,顾长生中蜡烛芯已经五年了,风羽很担心一点,他的身体还能承受得住那些毒药的冲击么,

若是真要解毒,首先就得培养孩子的精气神,给他滋补,

这样搞的话,问題又來了,蜡烛芯就是燃烧人的精气的,

顾长生的精气一旺盛,痛苦自然就更深一层,

或许他会支撑不到风羽对他进行治疗的最后一刻,就被那种精气燃烧的苦痛活活折磨而死,

相比之下,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更大,

而且,若是风羽长此以往的帮助顾长生聚毒的话,只要风羽自己沒有问題,

顾长生舒舒服服活个三四三十年还是沒有问題的,

风羽将这事如实告诉了顾千愁,让顾千愁自己取舍,

顾千愁听到风羽的话后,一直沒有说话,

床上躺着的,是十年來支撑着他的希望,

如今自己要面对的是,要么这个希望慢慢的凋零,要么这个希望破灭,

顾长生喝了一口烈酒,颤颤巍巍走到了顾长生的病榻前,“长生啊,是爹呀,”

“爹对不起你呀,十年來,爹爹只为了多看你一眼,却让你受尽了折磨,天天生不如死,”

顾千愁之前叫做顾子高,是东方大陆顾家的长子,

在他年轻的时候,修为到了合道后期,那是一件了不得的事,

一次,他同自己的爱妻zǐ云出游,不巧却碰到了鬼门百合堂下一个叫做姚千落的弟子,

姚千落当场垂涎与zǐ云的美貌,欲将其霸占,顾千愁当即怒发冲冠,将姚千落打成重伤,

就在那天晚上,顾家上下两千三百余口人悉数被杀,只剩下了顾千愁和他的护卫还有他的儿子,

顾千愁因为身中剧毒,不得以散尽修为,现在筋脉俱废,再难修炼,

鬼门,当今天下少数的统治世家之一,是与东方西门南宫北堂四大世家平起平坐的存在,

莫说顾千愁要去报仇,只要他在大街上喊一声他和鬼门有仇,

马上就会有人把他抓到鬼门去领赏,

看着正在床头痛哭流涕的顾千愁,风羽心中一阵发酸,

这么多年來,顾千愁身上背负的太多了,儿子的痼疾,自己还是亡命天涯的犯罪之身,颠沛流离的生活,

顾千愁将心中所有的苦闷,都说出來了,

顾千愁抹了一把眼泪,道:“长生,你都清楚了么,”

“爹爹真不想看到你痛苦的死去,你就乖乖的,舒舒服服的再活三十年啊,”

顾千愁站了起來,他已经做出了决定,

并不是他不想让顾长生好起來,而是因为这个概率太小了,

与其让儿子痛苦的死亡,还不如让他舒舒服服地走,

当顾千愁要离开之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服,

那只手快腐烂了,就像一只燃尽了的蜡烛一般,血肉糜烂不堪,

因为刚刚那一抓,顾千愁的衣服上还掉了几块碎肉,

“治,”

声音如同蚊蝇一般细小,但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了,包括风羽,

这是这个孩子十年來说的唯一一句话,也只有一个字,

说完这句话后,顾长生就再也沒有动静了,

顾千愁轻轻掰开了顾长生的手,然后看着风羽,这是顾长生的选择,

也是十年來,顾长生的第一个要求,叫顾千愁如何能不答应,

扑通,顾千愁跪下了,“公子,求求你救救我儿子,”

现在顾千愁最大的依仗就是风羽了,现在唯一有希望救顾长生的也只有风羽,

风羽将他扶起,“起來说话,”

风羽道:“既然是长生自己的选择,我必定全力以赴,”

风羽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药方,“这上面主要药物和替代品都写好了,”

“你能买哪些就买哪些,最后把药交齐给我就行了,”

顾千愁老泪纵横连连道谢,

风羽皱着眉头,突然道:“这上面的药你要分批次买,”

解蜡烛芯的方法只有一种,这上面又是必备药材,

万一让有心之人正好看见,说不定会顺藤摸瓜找上门來,

风羽做事很讲究滴水不漏,即使只有万分之一的危险,他也要将其消灭于萌芽状态,

顾千愁小心收好了药方,陪着风羽走出了这间小屋子,

远远的他们就看见,一个人正坐在二元中喝茶,

广东省中医院珠海医院
北京市海淀医院
承德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衡水男科医院哪家好
天津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