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极品相师 第100章 0100 无人敢惹

发布时间:2019-09-26 02:33:44

极品相师 第100章 0100 无人敢惹

_t;大领导二话不説便站起身来,道:“打扰了,我这就回京。[看本书请到]”

説罢,大领导迈开大步走向大‘门’,只是,他的背影,显得有些佝偻。

秦楠楠拼命的冲着自己儿子挤眼睛,再如何,大领导也是个长辈,年龄介于许老爷子和许如轩之间,许半生这样将人赶走,总是有些説不过去。

许半生又开口説道:“既然都来了,就不急着走。你身上也有些问题,我一并替你解决了吧。”

大领导脚步迟疑,顿时站定了下来,他缓缓转过身,看着许半生,道:“多谢。”

许半生指了指他原先的位置,道:“坐。”

许如轩已经快崩溃了,这到底谁才是国家领导,谁才是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他总感觉像是掉了个个儿?

“手。”许半生淡淡的説道。

大领导老老实实的伸出手来,摊在许半生的面前。

许半生用指尖在他的掌心纹路上轻轻划过,然后落在他的手腕上,三根手指轻轻搭住,不过几秒钟之后,许半生便收回了手。

“小‘腿’经常‘抽’筋?”

大领导一愣,很快diǎn头,道:“问题大么?”

“四百日内,必废。”

大领导心中一凛,这条‘腿’是老伤,就是那回去陇山探望方琳的母亲,导致方琳母亲去世的那一次,他只受了些轻伤,右边的小‘腿’被一块岩石砸中,一块岩石碎片整个儿扎了进去。之后现有些骨裂,岩石碎片也取了出来,大领导也就没当回事。

这几年这条‘腿’开始经常‘性’的‘抽’筋,他只道是当年的后遗症,也没太往心里去。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到了许半生这里,会得出一个四百日内必废的结论。

是危言耸听?还是果真如此?

“自己‘摸’‘摸’胯骨,是不是同样酸痛?”许半生又道。

大领导赶忙‘摸’向自己的胯骨,果然,不碰还不觉得,一碰就又酸又胀。他仔细回想,自己有时候觉得小‘腿’要‘抽’筋了,便会不自觉的用手轻轻捶打胯部,也是这样的酸胀。[棉花糖更新快,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站了,一定要好评]然后,小‘腿’的‘抽’筋就会好转。

“这是什么原因?”

“这个情况不用我帮你,你回京之后去医院检查一下,做个骨透,你的髀骨几乎都要坏死了。不过现在还来得及,这方面中医不如西医。”

大领导心中凛然,diǎndiǎn头:“多谢。”

还能説什么呢?唯有道谢而已。

“以后虫草、玛咖、藏红‘花’之类的补品少吃,无益有害。要想身体好,你手下那么多鼻之境的高手,随便找他们学一套内家功夫,每天打上两遍,比什么补品都有效

极品相师  第100章 0100 无人敢惹

。”

大领导又是一惊,一般人吃补品,肯定以人参、鹿茸、燕窝、血蛤之类的为主,他却另辟蹊径,可却没想到,许半生只是号了号他的脉,竟然就连这些都知道了。这些,除了他贴身之人,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就连方琳也不可能知道,自然也就不可能告诉许半生。

“我明白了。”

“喝杯茶,吃了饭再走,我先上去了。”许半生站起身来,看着许老爷子,道:“爷爷,我先上去了,您陪他坐会儿。”

许老爷子摆摆手,道:“你们夫妻俩也上去吧,我再坐会儿。”

许如轩和秦楠楠如‘蒙’大赦,急忙跟在许半生的身后上了楼。

这个时候,许老爷子和许如轩夫‘妇’觉得自己也算是看明白了,许半生跟老道学得可不只是武功,还有一手神奇的医术read;。

从刚才的对话,他们就能听出,肯定是某位从前的国家领导人病入膏肓需要许半生医治,所以大领导才会纡尊降贵的来到他们家,希望示好。而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身体有些问题,也希望许半生能帮他解决,有求于人,自然要毕恭毕敬。

但是,夫妻俩还是有些担心,现在人家是有求于你,那以后呢?政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你武功再高总不能冲进大内把他杀了吧?

许如轩夫妻俩也就是不知道,许半生还真有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到大内杀了任何一个人的能力。

上楼关好房‘门’之后,许如轩立刻问道:“半生,这究竟怎么回事?”

语气严肃了diǎn儿,秦楠楠不乐意了,她立刻护住许半生,数落许如轩:“你説话态度注意diǎn儿,别吓着儿子。哦,小语姑娘,你坐啊,我们跟半生聊两句。”

李小语diǎndiǎn头,勉强‘露’出了一丝微笑。这是许半生的父母,她自然也要表现出足够的尊重。

“儿子,快给妈説説,这到底什么情况?妈都‘迷’糊了!刚才爸妈都吓得不轻。”

拉着许半生,在沙上坐了下来,秦楠楠爱怜的帮许半生拂‘弄’了一下头,心疼的説:“儿子,我怎么感觉你又瘦了?”

许半生无奈苦笑,他倒不是瘦了,其实他已经没什么再瘦的可能了,只不过前几天处理普云寺后天坑的事情,‘精’气恢复了,元气却还没完全恢复过来。

“也没什么,他求我帮一位老人治病。”许半生説出方琳生父的名字,许如轩和秦楠楠再度惊呆了。

“有求于我,自然态度很好嘛。”

秦楠楠皱了皱眉,虽然跟儿子相处的时间很短,但是知子莫若父,知子莫若母,母子可是连着心的。许半生一説,秦楠楠就知道他没説实话。

“半生,你可不许骗我和你爸,你不是个喜怒形于‘色’的人,你不会不知道,他们现在求你,以后可就不用求你了。如果你没有把握,你不会这么做。”

“我只是希望他们以后不要用这种方式‘骚’扰你们罢了。妈,你想,这次我治好了他们俩,下次还有其他人呢?这个国家人那么多,我管的过来么?只要我有医术在身,他们就不敢针对我。没得罪过我,至少他们还有一丝让我出手救人的机会。可是得罪了我,他们再出事,就没人能够帮得了他们。爸,妈,你们见过穷凶极恶的人,敢在医生面前撒野的么?”

秦楠楠根本不信,使劲儿摇头:“这些年的医患纠纷可是不少。”

“那是庸医。”许半生无奈道。

“不对,你这个小子,在我们面前还不説实话。你必须给我老实‘交’代,要不然,你就给我搬回家里来住。”

看着成熟稳重的秦楠楠对着自己的儿子‘露’出孩子气的一面,竟然拿搬回来住要挟他,李小语也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秦楠楠立刻改变了目标,对李小语説:“小语,我可是把你当成我未来的儿媳‘妇’看的,你给我説説,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李小语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她哪想得到秦楠楠会説出这样的话啊。

偷偷看了一眼许半生,见他也在苦笑,李小语只得説道:“叔叔阿姨,你们别担心了。半生的师‘门’只要了解的人绝对无人敢惹。有些事我也不方便对你们説,总之,那些所谓的大领导别看平时威风凛凛的,在半生面前,他们只有唯唯诺诺的份。”

“是不是啊?这么夸张?那个邋遢老道有这么大的本事?”

听到秦楠楠夸张的説林浅是邋遢老道,李小语不禁愕然。这天底下,恐怕也只有许半生的父母能这么説他了吧?

“儿子,你给我説説,你师父是不是已经御剑伤人,千里之外取人级?”

见秦楠楠越説越没边,许半生无奈的苦笑着:“妈,哪有什么千里之外取人级,你看创世的仙侠看多了吧?”

“那凭什么连国家领导都不敢惹?”

“这个跟你説不清啦,总之你们相信我,下头那个也好,任何一个什么领导也罢,没有人敢对我们许家不利。我今天之所以如此,是要断了那帮人的念头,不要一有diǎn儿什么事,就用这种方式跑到咱们家里来,搞得我没办法不出手。今天这事儿,是给他们一个警告,直接找我或还可以,若是惊扰我的家人,别怪我翻脸无情。他们会明白的。”

秦楠楠虽然还是满腹疑问,但是许如轩知道,有些事情,他们不方便知道,也没必要知道。只要知道许半生有足够的能力震慑这帮人,而以后这些人也不会为难许半生,不会为难许家就行了。

“别问了,我觉得半生説的有理,无论如何,咱们的日子还得自己过,那些人只要不来打扰我们,我们就已经万事大吉。”许如轩拉着自己妻子的手,又道:“不过半生,你恐怕要跟你爷爷解释一下。老爷子肯定不会放过你。”

许半生笑了笑:“爷爷肯定比你们问的少。”

秦楠楠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抓住许半生的手説:“儿子,没有今天我们都不知道,原来你还有这么高深的医术。那你怎么没给我和你爸看看,还有你爷爷,我们有没有问题?我最近老觉着脖子有些不舒服。”

许半生轻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和爸爸的身体都很健康,爷爷的身体也很好,家里叔叔姑姑他们也都没什么大问题。我回来的第一天,就已经都替你们看过了,只不过没説出来罢了。你们不用担心,家里人,不管是谁,身体如果不好,我都会第一时间知道的。妈,你的脖子是因为这段时间伏案工作太多,累的,按摩一下,放松两天,就好了。”

许半生还真不是説假话,许家上下,每个人的气息他都已经掌握,一旦有人身体出现了状况,哪怕他隔着千山万水都会知道。

隔壁小区内,一道黑影又回到了某幢房子的屋dǐng,手里的狙击枪瞬间组装完毕。

“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的能现我!”狙击手口中喃喃。

狙击镜里,许半生的脸再度出现,中间划着一枚十字。

许半生举起了手,双眼直视狙击手的方向,啪的打了一个响指,狙击手哎哟一声,竟然现自己的狙击镜好端端的爆了。

狙击手满脸的茫然……

...

淮安治疗早泄医院
淮安好的牛皮癣医院
淮安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淮安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淮安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