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天下一锅烩 第五百二十七章 治疗的决心

发布时间:2019-09-24 19:11:48

天下一锅烩 第五百二十七章 治疗的决心

阮太妃显然也是忧心忡忡,她轻轻地摇了摇头。请大家看最全!

“我不知道,我并不是因为吵架负气离开,而是被凉生下药迷晕送走了。我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现在怎么样了,这个孩子……太倔了……”

这是最坏的消息了,洛凉生面对这么大的事情,原本不仅仅将她排除在外,甚至连他的母妃都一并送走了,他这是要独自承受这恶果么?

“可是,您这么大的势力,又有这么多的精英护卫,洛凉生现在的消息到底怎样,您竟然一点都没有得到么?”

“我当然能弄到!只要我想!可是我不想打草惊蛇!那是我儿子!我比谁都更想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但是我不能因为一点担心,就置他的生死于不顾!”

若水的语气有些激动,但是阮太妃的语气却更加激动。她罕见的露出了如此失态的表情,但是,很快又收敛了起来。她从袖中抽出了绢帕,侧转过身匆匆的点了点眼角,随即又转过身来,脸上已然是一片淡漠。

“他在边境腹地生死不明,我这个当娘的就更不应该阵脚大乱了,我的平安,对他来说应该就是最好的消息了。若水,你也一样……”

阮太妃深深地望了若水一眼,那眼神中的意味,让若水看了不禁动容。

这还是第一次,阮太妃这么公然承认了自己儿子对若水的感情,并且丝毫没有排斥的意思。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彼此的谅解却显得更加悲哀。若水鼻头一酸,急忙低下了头,避开了阮太妃的目光。

“这些我本不该告诉你的,毕竟是掉脑袋的大事,但是你本也已经知道了一些皮毛,就算再告诉你多写一些,也无所谓。反正我知道的,也并不比你多多少。只是希望你能像我一样,安然的待在这里,不要再闹出更大的动静来。让他分神。”

“……”

若水突然无言以对,因为她发现,与阮太妃相比,自己的到底还是太自私了些。她心里记挂着叶枫天,记挂着干娘。记挂着许许多多的人,却并没有唯独留给洛凉生一份独特的位置。也许若水也一直在排斥接受这段无望的感情,但是,从本心上来,若水是知道自己对洛凉生的感情,很有可能是伴随一生无可替代的了。

“……不过,你既然已经选择了,那就不要后悔,我该相信你的分寸,就像我相信自己儿子的眼光。如果你的嘴不严。那我也只能说,那是我儿子命里该着的,怨不得任何人。”

说完这些话,之后,阮太妃并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转过身去,不再看若水,轻轻留下了一句。

“晚饭我会让林嬷嬷给你拿来,你准备一下,吃过晚饭。我会把程太医带过来。”

然后就离开了。

带过来做什么,这已经不用再问了。尽管阮太妃并不希望若水抛头露面,引起太大的风波,然而世事本就从来不随着人的本心而变化。她已经默许了若水的想法

天下一锅烩  第五百二十七章 治疗的决心

,而若水此时,却第一次陷入了纠结。

对于洛凉生,自己到底做了多少?又能做多少?

这样的问题,恐怕若水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了。她本想什么都不在乎,倒是到头来却发现。自己还是在乎的太多,可是,时势已经将她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如若不迎上浪头,就得摔进深渊,此时她已无路可退,即便心中对洛凉生已经充满了愧疚,却也无法再多想了。

依阮太妃所言,林嬷嬷很快就将饭菜送了过来。若水吃的有些不走心,拨拨拉拉的半天也没能吃下多少,便将剩下大半的饭菜扔在了桌上,早早的跑到床上去躺着了。

“姑娘,接下来要耗费许多的体力,你还是多吃些为好。”

接下来若水要遭受的,林嬷嬷也是颇有不忍。虽然她一直认为,若水的存在对阮太妃是一种无形的威胁,因为她就像是一株招蜂的花,只要站在那里,就足够引起别人的注目了,而在这宫中,低调才是活命的硬道理,更何况现在的阮太妃,也正处在岌岌可危的状态之中。

可是,若水此时哪里吃得下,心头始终有大石在压,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也是让人想起来就忍不住两股战战,在这种情况之下,她能吃下那几粒米,也已经是破天荒的没心没肺了。

若水知道林嬷嬷是在关心自己,但是没胃口就是没胃口,就算硬塞下去,说不定也会吐出来,所以她只是摇了摇头,一句话也没有说。

林嬷嬷本来也不是什么会劝人的人,再加上因着阮太妃的关系,她也不便多说什么,所以只是无声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离开了。

林嬷嬷走了不一会儿,阮太妃就来了,身后跟着的是一脸凝重的程太医。

比吃饭之前离开的时候,程太医显然已经特别沐浴更衣过了。对于若水这次疗伤,他的心中其实并不比若水轻松多少,甚至,还没开始进行,手就已经有些汗湿了。

大夫最讲究的就是手稳,尤其是针灸的时候,一个人周身上下的**道处处都是,一步行差踏错,很有可能导致完全与预期不同的糟糕结果。所以,他现在也在竭力克制自己的激动心情,然而,当看到若水的时候,那种激动还是不免又冒了出来。

“若水……”

阮太妃只是想问一句“可以开始了么”,但是看见若水躺在床上空落落的表情,终究还是没忍心问出口。

这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而已,在旁人家里,即便是穷苦人家,顶多也就只是帮忙做些家务,鲜有扛起家庭的重担。然而,若水却已然成为了大凌王朝顶尖的厨子之一,经历过了战乱与贫穷,现在又肯忍受常人所不能忍受,拒绝常人所终其一生追求的,这样的女孩子,总让阮太妃想不起来,她其实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而已。

然而,阮太妃进门是有动静的,若水很快就看到了她,便起身坐了起来,打算要行礼,不过却被阮太妃给拦住了。未完待续。

白山妇科医院
酒泉治疗睾丸炎费用
朔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要挂号费吗
去北京丰益肛肠医院怎么坐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