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金牌主持第267章两个衡量标准

发布时间:2020-01-20 03:16:29

金牌主持 第267章 两个衡量标准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流浪者和林妙音不参加《歌王争霸》,《歌王争霸》的人气和收视率就无法保证。

他们让赞助商多交了五千万的广告费用,就是以流浪者和林妙音的名义提的价,这一切甚至都写进了合同里,如果违约,将要承担两千万的违约金,加上合同时他的团队要给Hypnus公司的两千万违约金,一共是四千万!

为今之计,只有求刘小溪手下留情,一方面不要继续追究他们的,不再索要签字费两倍的赔偿款;另一方面还得刘小溪劝说流浪者和林妙音参加《歌王争霸》,帮他收捡这烂摊子,否则他徐亚恒这辈子就完了!

徐亚恒跟着刘小溪这么久,他知道刘小溪有个最大的弱点,就是她虽然表面显得很强硬、象个女强人,其实内心很善良,他们以前不管做错了什么、背着她做了什么,只要‘诚心’认错,都能得到她的原谅。

为了解决现在面临的麻烦,徐亚恒觉得自己只能再演一出苦情戏才行了。号被拉黑了,徐亚恒只得找同事借了个,再次拨打了刘小溪的号码。

“小溪姐,我亚恒啊!听我先说完!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小溪姐高抬贵手给条生路!”徐亚恒一打通,立刻向刘小溪哀求了起来。

“哦?错了?错在什么地方?”刘小溪一边接一边看着桌子对面的汪谦,她知道,如果不是汪谦,这口恶气她永远没办法出,徐亚恒也永远不会向她低头。

“我错在不该瞒着小溪姐和沪海电视台接触、拿了一千万的签字费;我错在不该偷偷拉走Hypnus公司的赞助商;我错在不该慌称重病,挖走了Hypnus公司大量员工;我错在不该收小溪姐到医院看望我时给我包的大红包;我错在不该背着Hypnus公司偷偷和Hypnus公司的签约艺人接触,我错在明明已经错了,小溪姐给我机会我却没有好好珍惜……求小溪姐念在共事一场的份上,放过我们吧!”徐亚恒痛哭流涕,显得很有诚意的样子。

如果没有和汪谦进行那场‘痛打落水狗’的谈话,刘小溪听到徐亚恒如此‘有诚意’的道歉,说不定心一软真的就撤诉了。

但是,落水狗不打,等它上了岸,还是要咬人,到时候再被咬,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痛打落水狗了。

“你也知道你错了这么多?行吧,上法庭之后,记得认错态度也要这么诚恳。”刘小溪再度挂断了并且把这个号也拉了黑名单。

“尼玛的贱人!”徐亚恒发现自己演的这出戏没任何效果,反而如果刘小溪留下录音的话,还可以成为法庭的证据,

不会是刘小溪跟着姓汪的时间久了,心肠也变黑变坏了吧?

徐亚恒试着让陈睿、节目组其他人给刘小溪打,试图从中缓和,可惜,刘小溪一个也不接,把他们全部拉了黑名单。

看起来她心意已决,肯定要和他们在法庭上见了!

……

沪海电视台,综艺频道。

“黄总,他们真的是用了调包计,我怎么可能签那样的合同?前面我们和林妙音进行过多次接触和谈判,最终才达成了出场费一千万的协议,签合同的时候,我反复确认过合同内容,觉得没问题才签的字,我甚至记得我是在翻完合同之后才签的字,谁知道签完字的合同就被调了包!”徐亚恒一脸委屈地向沪海电视台综艺频道总监黄广强解释着。

“你这说法很难让人相信啊!而且……当场签的合同都能被人调包,你们也未免太不仔细了!不过我为什么有种感觉,你们确实是没有请到流浪者和林妙音,故意用这噱头来忽悠我和赞助商?”黄广强对徐亚恒的说法并不怎么相信。签合同这么严肃的事情,怎么可能犯下如此大的错误?

“黄总,您觉得我们会和他们签一个赔偿两千万的协议吗?我们又不是一群猪。”徐亚恒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

“行了!当初我挖你们过来的时候,一共花了一千万签字费,你们和Hypnus公司的合同纠纷你们自己解决好,另外,流浪者和林妙音的事情也要解决好,《歌王争霸》不能出任何差错,特别是赞助商那里,不能闹出任何乱子来!”黄广强向徐亚恒摆了摆手。

“黄总,这事儿我们自己搞不定啊!从目前的情况看,Hypnus公司肯定会起诉我们,流浪者和林妙音也肯定不会参加《歌王争霸》了,前一件事我们想办法摆平,但后一件事,只能请黄总监出面,请一些国内、港台一线歌星火线加盟《歌王争霸》救场,只要保证收视率,我们就能说服赞助商不追究合同违约的。”

“这就是你们的解决办法?我高价签字费挖你们过来、把你们吹捧成了国内综艺第一团队,你们当时怎么承诺我的?说可以搞定流浪者和林妙音、唐静等人,有了他们就不担心节目的收视率,结果呢?”黄广强很不满意的表情。

“黄总,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只能想办法解决,解决不好大家都麻烦啊!签字费号称一千万,我们到手只有一百八十万,Hypnus告我们索赔两千万,我们拿什么赔?拿命赔啊?刘小溪那贱人已经拉黑了我们所有人的号,根本没办法和她沟通,现在只能请黄总出面镇压局面了。”徐亚恒话里有话地提醒了黄广强几句。

当初黄广强代表沪海电视台挖徐亚恒团队,对外公开声称签字费达到了一千万,实际上在沪海电视台内部只有五百万,一千万是个噱头。而且这五百万之中只给了徐亚恒等人一百八十万,至于那三百二十万哪里去了,只有黄广强自己心里清楚。

徐亚恒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如果他被逼得无路可走,指不定会做出些什么来。

“行吧!找一线歌星来救场的事情我来处理,赞助商那边你们自己沟通,至于你们和Hypnus公司的纠纷,你们处理好。”黄广强瞪了徐亚恒一眼之后开了口。

虽然他手中握有徐亚恒等人五百万的签字费的收据,从法律角度来讲,这件事闹开了徐亚恒等人也咬了不他。但是,万一上面真的就这件事调查他的话,三百二十万资金的流向最终还是能查出蛛丝马迹来的。

黄广强不准备冒这个险,所以不得不帮着徐亚恒擦屁股。

“太感谢黄总了!《歌王争霸》成功之后,黄总也可以领头组建一家类似于Hypnus那样的公司,所有人都出钱入股,拉来的广告赞助都是自己的利润,有黄总的人脉关系,有我们这个综艺界最强团队,不愁赚不到大钱!”徐亚恒向黄广强再次提及了先前两人在一起的一些构想。

没办法,徐亚恒面临着Hypnus公司的官司,虽然他可以告Hypnus公司合同欺诈,但万一败诉了呢?到时候只剩一个解决办法了,开一家演艺公司,利用综艺界第一团队的名声大赚一笔,还上Hypnus公司的赔偿款。

“别扯那些有的没的,如果《歌王争霸》失败了,你们还是趁早卷铺盖滚蛋!”黄广强没好气地回答了徐亚恒。

“前期那么大的宣传力度、一点五亿的广告赞助,我们创造了业界奇迹!《歌王争霸》怎么可能失败呢?”徐亚恒讪笑了一声。

“《歌王争霸》第一期收视率低于1就算失败;沪海电视台和楠浒电视台一直是竞争关系,《歌王争霸》与《非诚勿扰》第一期同时播出,如果《歌王争霸》收视率低于《非诚勿扰》就是彻头彻尾地失败!你给我好好记住这两个衡量标准。”黄广强向徐亚恒强调了几句。

“《歌王争霸》第一期收视率低于《非诚勿扰》?怎么可能呢?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至于第一期的收视率,超过1应该问题不大。”徐亚恒想了想回答了黄广强。

“《歌王争霸》当初没有能签下唐静,你和我说有流浪者和林妙音就行,他们两个就足够支撑起至少1以上的收视率,现在可好,流浪者和林妙音也没了,你拿什么和我说超过1问题不大?”黄广强很不爽地看着徐亚恒。

“创意!流浪者和林妙音不来,但我们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创意!绝对吸引眼球、在络上引爆各种话题!单单这个创意,就可以保证1以上的收视率了!”徐亚恒连忙向黄广强解释着。

“哦?什么创意?”

“就是火线加盟的这些一线歌星,我们不公布他们的真实身份,而是让他们蒙面参加歌王争霸!到时候络上猜测他们的真实身份肯定会引爆很多话题,这样就保证了整体节目的收视率会维持在一个相对较高的水平。”徐亚恒信心十足地回答了黄广强。

“创意?你好意思说这是创意?这是抄袭好不好?《神秘歌王》才用过的,《歌王争霸》又用?就不怕人说你们炒现饭?”黄广强一脸鄙夷的神情。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长春华山医院预约电话
江苏盛泽医院
南昌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家最好
六盘水治癫痫哪个医院好
广东有治牛皮癣医院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