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信托13万亿的危与机

发布时间:2019-10-13 03:38:44

信托:13万亿的危与机

陶盈舟

信托业,有人用“高帅富”来形容,也有人说“有钱,就是任性”。对仅仅用了十年就迈过十万亿门槛的信托业来说,这两个词用那个来形容都不为过。但在2014年,关于信托业的话题却只有两个:一个是风险,另一个则是刚性兑付。

从一波波兑付危机

,到后十万亿时代的增速放缓,再到信托保障基金的出世、风险和危机,在信托转型之年一直悬在信托从业人员的头上。面对大资管时代和金融脱媒的加速,转型,如何转型?风控,怎样风控?在种种的迷茫与不定中,犹豫在十字路口的信托业,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危机四伏的一年

“曾经年少爱追梦,一心只想往前飞。”2002年7月,当上海爱建信托发行信托业内第一个规范的集合信托产品时,先后经历了五次整合的信托业开始迎来真正意义上的黄金年代。

2002年,信托业规模仅有710亿元,而到了2013年11月,其资产规模升至10.13万亿元,10年间增长了140倍,完成了从“草根”向“高帅富”的完美转型。截至2014年三季度末,信托资产规模已达到12.95万亿元,较2013年年末的10.91万亿元增长了18.7%。但不得不正视的现实是,尽管整体规模仍在增长,但增速已经出现了明显放缓,自2013年一季度始的环比增速持续回落。

同时,面对13万亿的成绩单,公众关注的焦点早已不是信托业的“传奇”能否继续,而是这个“传奇”还能书写多久

?因为从年初开始,信托业的“兑付危机”就此起彼伏了。

《华夏时报》统计发现,2014年的每个月都有信托兑付风险事件发生,尽管发生风险的项目在行业整体规模占比较小,但对行业的影响却不容置疑。究其原因,就是随着资产规模的迅速膨胀和产品创新的不断深入,信托机构的研发和资产管理能力遭遇了新的挑战,这不仅使得一些原本在“刚兑”潜规则下包裹严实的产品暴露出风险问题,而且,由于涉险项目规模越来越大,为每一个出现兑付危机或者隐藏兑付危机的项目埋单,正在变得愈发艰难。

更重要的是,伴随着通道业务的不断缩减和其他资产管理机构的加入,信托业面临的竞争正变得越来越激烈,当曾经带来繁荣增长的核心业务模式已经变得不可持续,转型就成为了唯一,也是必须面临的一个选择。

但问题是,如何转型?如何改变固有的业务划分以寻求新的增长点呢?

转型,新常态的尝试

其实,稍微留意下就会发现,诸如“土地流转信托”、“资产证券化”、“财富管理”、“养老信托”、“白酒信托”、“公益信托”等都曾在2014年信托业的版图上留下印记。而它们,正是信托行业努力寻求转型的经历者和见证者

。同时,信托最本原的业务之一家族信托,也已经有平安信托、外贸信托、北京信托、建信信托等机构推出。

事实上,“创新转型”是信托行业在2014年当仁不让的关键词之一。这其中,有来自信托机构自身的要求,也有来自监管升级带来的压力。

作为信托业顶层设计完善升级的关键一年,中国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在2013年信托业年会上提出,要让信托行业回归“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行业本原,并提出了“八项机制”。随后,号称史上最严、力度最大的“99号文”出台,它与其后相继推出的配套实施细则被业界解读为“杨八条”监管核心思路的延续。本报注意到,作为信托业目前以及未来主要的制度性指导监管意见,“99号文”的重中之重就是风险防控,包括逐步清理资金池中非标准化产品,除此之外

,还特别强调了信托公司以及股东的。

而这份“沉甸甸的”再度出现在了刚刚结束的2014年信托业年会上。12月19日,在信托业每年最大规模、最高规格的行业盛会上,杨家才继“八项机制”后提出了新的“八项”,即受托、经纪、维权、核算、机构、股东、行业以及监管。

之所以开出这张“挖肉补疮、刮骨疗毒,以求痊愈”的药方,或许可以归咎为受托不清晰导致的“刚兑”问题。而就在同一天,以化解和处置信托业风险的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正式成立。

一位信托业的项目经理告诉,如果说此前的八项机制主要是为了把控风险,那么八项简单来理解就是稳中求进,“说白了,就是信托业要在控制风险的同时,转型提速”。

按照目前业内的观点,信托业的转型方向不外乎几种形式:一是基于私募投行定位的业务优化;二是基于资产管理定位的业务转型;三是基于财富管理定位的业务转型。但无论那种形式,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突出以客户为导向的体验和业务模式的改造,而不是依赖于做通道。

然而,创新转型真的这么容易吗?

面对即将到来的2015年,中国的信托业将在最好的时代迎来一次最大的挑战:在背靠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的同时,面对更具压力的刚兑、更为激烈的竞争和更具考验的转型,这是对信托业大佬的一次挑战

,也是对监管层智慧的一次挑战。

愿2015年的信托业,有钱而不任性!

微商城怎么开
免费微商城
微商城怎么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