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牧仙志 第一百九十三章 重归故里

发布时间:2019-10-12 21:58:04

牧仙志 第一百九十三章 重归故里

进入城门,街道上车水马龙,人在车与兽之间穿行。街道两旁,或地摊小贩,或正经店铺,有人好奇驻步,有人摇头离开。

没进城前,道牧情绪复杂,望门而却步,甚是一度想要调头就走,可对李家的担忧,将他挪不开步伐。

进了城门,道牧觉得自己就是个过客。路上的繁华,没有入眼,城市的喧嚣,没有入耳。道牧觉得自己,就好似在回忆中行走。现实近在迟尺,他却无法融入。回忆早已往事,他却无法自拔。

遂,道牧并未在街道上,有过多停留的想法,大跨步伐,直奔牧府而去。越接近牧府,街道两旁的摊铺越清凉,来往的人越少。

牧府门前,一大片早已空荡荡,没有杂草,更没有生活垃圾。门前十余亩空地,变得干干净净,反倒显得更加苍凉。

这里,曾是道牧的乐园,无论衣食住行,只要出门几步,就能够买到。以至于,李小胖不愿回自己家,时常来牧府蹭吃蹭住,每次就是大半月。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道牧站在空旷的场地上,来回转圈,回首过往,历历在目。

“来者何人?”

“缘何到此!”

数十名甲卫自牧府涌出,将道牧团团围住。门中大步跨出矮瘦一青年,道牧眼睛微眯,此人长相竟跟唐水有几分相像。

唐水的儿子,唐德怎会在此?

怕不是,来此作威作福,等待唐水他们从灾区摘下的道果,一起分享。

“我是道牧,这是我家。”道牧右手指向门匾,淡淡然,“我是眼红,可眼睛并不瞎,上面写的,还是是牧府吧?”

唐德猛地一愣,下意识退缩几步,退到门槛,差点被绊倒,被一个硬物撑住。站好身体,转头一看,脸上露出喜色,“奶奶,您出关了!”

“嗯。”老妪看都不看他一眼,语气平平淡淡。

老妪鹤发童颜,一张四十岁的脸,却有一个佝偻苍老的身体。迟暮的身体里,道牧敏锐感受到一股澎湃的生命力。

“好大一只母虫?”道牧眼睛半眯,已知晓这老妪是谁。

老妪实为一人面蜘蛛精,唐德的生母朱虹,而非表面所言的奶奶。唐德还不知道,自己母亲还活着,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半人半妖。不过,更有趣的是,朱虹还是唐龙的道侣。

“道牧?”朱虹柔和一笑,拐杖撑在门槛外,人却还站在门槛内,脸上也没有要跨出门的想法,“织府,牧剑山弟子,道牧?”

“是。”道牧淡然。

重踏一步,脚下生气如海啸,将包围他的甲卫冲溃。反问他们缘何会在牧府,语气薄凉得情感都被冻结。正常人都能清晰分辨出,道牧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冷漠。

唐德甚是不喜道牧的态度,有朱虹在背后撑腰,略显猥琐的脸上,呲牙咧嘴,嚣狂神态显露无疑。

只见唐德正要开口怒斥道牧,立马被朱虹用拐杖夯头,让他闭嘴,滚一边去。唐德不敢违逆,吃瘪退靠在一旁的门框。

朱虹这才和煦的,对着道牧微笑道。偶闻天子牧苍的风采,且听闻天子牧苍的故居,保存十分完好。

说来也巧,方到谪仙城,忽生顿悟,急需找个地方闭关。这才冒昧前来打搅故居的清幽,还望道牧不要见怪。

道牧见其态度如棉花一般柔和,自是不会浪费气力去捶打,直道不喜欢不请自来的客人,且不希望他唯一的念想,被人侵犯,甚至破坏。否则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拉下几个人同他一起踏上黄泉路,找阎王评理。

朱虹浑如巾帼,爽朗一笑,连连说道,还请道牧放心,她在牧府,修炼为重,且没有毁坏牧府一草一木。既然,道牧这个主人,已经回来。况且她正好出关,自是不会厚脸皮在此。

想走?

这可怎么行,有什么比得上,让一家人整整齐齐上路,更修阴德。

“嗯。”道牧亦是淡漠,血眸直视朱虹,若不嫌弃废舍森寒薄凉,大可在此常住。何况如此一个大屋子,他一人一兽,显得太过冷清,没生气。

然,无论道牧如何邀请,朱虹都坚决推脱。这个情况,立即让道牧怀疑,朱虹是不是在牧府寻得甚宝贝,急着脱离,以免露出马脚。

怕最终被道牧看破马脚,然后给道牧用织天府,施压于她朱虹,让她交出牧苍的遗物。

朱虹离开之际,拿出一袋糖果给道牧,讲到她曾闻道牧酷爱吃糖。这一袋糖果是她用万斤土蜂的蜂蜜提炼,混合各类健体灵药,以及灵酒,熬制而成。

道牧打开糖袋,一股花香带着淡淡的酒香,沁鼻入肺。道牧咽了咽口水,强行合上糖袋,感谢驭兽斋为谪仙封地做出的共享,如今谪仙封地看起来一无灾地,富足丰饶。

朱虹两手撑在拐杖上,敲了敲地面,直言“惭愧惭愧”,随后又讲一个“惊天”的消息。此时

,一个深不可测的灾厄,正在死亡沙漠肆虐。

道牧俨然一笑,不以为然,忙道这不可能,四年前,他道牧才过路那里,见死亡沙漠毫无灾化可能性。

已是一方死地,没有泛滥生命的供给,自是不会产生灾厄。对于那里,牧苍都没有一点办法,何况灾兕已经被牧苍镇杀,除非灾兕从其他地方来。

朱虹脸面犯苦,说正是天子牧苍镇杀的那头灾兕复活,好像是背后有牧灾人下黑手,将本来可以净化改善死地的湖水精灵,污染灾化。

如今驭兽斋已号召大批修仙者,前往兕湖厄地,斋主都出动了。一波又一波的剑修随着牧道者一起前往灾区,从发现到现在,差不多一年有余。

半年前,她儿子唐水跟着她丈夫唐龙一起进入灾区,至今没有消息。

道牧闻言,剑眉皱成剪刀,咬牙暗恨,这些牧灾人真该千刀万剐。接着问道,怎么没有听见牧星山其他门派的动静。

朱虹笑言道牧毕竟少年郎,且同行多是冤家,一般情况下,能够自己解决都会自己解决,实在不行,就会让友派求援,亦或者以本门的盛名,就近向其他小门小派救援。

这些套路,道牧明白,却依然佯懵懵懂懂模样,呢喃道,“也就是说,织天府若要来镇灾,还得征得驭兽斋的同意?”

朱虹道一声“没错”,希望道牧能够同她一起再次静候佳音,莫要冲动。

道牧闻言,愣神沉默,须臾,“若贵斋忽觉吃力,请立即跟小道说,小道还是认识织府的一些高人。”

“当然,当然…朱虹满口答应下来,而后告辞带众人离去。

道牧目送朱虹等人离去无声息,这才转过身,走上台阶。道牧一脚跨过门槛,猛然抬手力抽,“啪”一声脆耳,手掌直直拍在门框上。

“唉……”道牧含悲哀叹,抽离手掌,一只被拍扁的蜘蛛掉落,红白绿浆液沾染门框。

第二只脚跨入门槛的时候,无情的浪花猛烈拍打道牧的眼眶,愣生生给道牧忍住,眼睛瞪大,将浪花拦截。

“天子牧苍,正直而又不迂腐。”

“若非牧苍出自牧星镇,将会是剑古的下一个接班人。”

“本尊,甚是喜爱牧苍。曾同剑古一起,给他夫妻二人,指点道途迷津。”

“若知道你恁般出息,他们定是会含笑九泉……”

灭心牧剑不无感概,道牧一次次以弱胜强,已经不是可以用简单的福缘深厚来解释。虽然灭心牧剑还是非常反感道牧的行径,但是不可否认每次的结果,都让它无话可说。

此刻,灭心牧剑强烈感受到,道牧心中汹涌澎湃的恨意,极度厌世的情绪随之而来,游走在人与魔的边缘。

“可他们的灵魂,还被困在人世间,收折磨……”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受了天大的委屈,都能够装过一点事都没有,可有人安慰几句话,眼睛就再也忍不住,落下两行泪。

琉璃青瓦茅蒿生,蓬头乞丐醉朦朦。

曾经朱门多达贵,而今潇潇无一朋。

庭院深深空漠静,屋内蛛几乱横。

狗棍破碗叹势去,沮泪如今成乞翁。

道牧脸颊挂泪,念诵诗词,僵持身体,控制声音,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身体在抖,声音在颤。

道牧转了一圈,果真如朱虹所言,牧府中的一切都是原样,没人敢动。脸颊上的泪痕,依旧清晰可见,微微仰头看苍空,偌大蛛映入眼帘,将整个牧府笼罩。

相较于这个大蛛,庭院中,无数不在的蜘蛛,房间里,无数不在的蛛,让道牧更加明确一点,牧府当中定是有甚宝贝。

“屋院终究还是太大,太清凉。”道牧拈花指弹,一粒粒被唤醒的藤种飞向牧府各个角落。

藤蔓如有了灵,攀岩走壁,上屋挂檐,本就幽静的屋院,因藤蔓的装饰,有了些许生气。

明显的,不明显的,隐身的,不隐身的,一切蛛和蜘蛛,但凡在藤蔓的扑食范围,就成为其生长的肥料。

“天上这道大蜘蛛,倒是个大难题。”想着,道牧已跨出牧府大门,迎面就是一辆华丽龙辇。

黄金珠宝的光华下,龙辇四周都站有三个仙姿袅娜的地剑,皆是侍女装扮。

“牧少爷,家主有请。”

十堰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保定治疗男科方法
佳木斯治疗牛皮癣医院
十堰好的牛皮癣医院
保定治疗男科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